« 因為你是我的藍顏 | トップページ | 夏 雨 »

2013年6月 5日 (水)

雄獅

0417
很久以前,有一頭獅子,他有著渾圓的頭顱、犀利的眼神、粗壯的脖頸、鋼針般的鬃毛、寬大的身軀,誰也不知道他有多強壯。他雄起於亞洲大陸,威震神州,他有一個夢想,將自己的足跡遍布世界,讓世界都飄灑他毛發滴下的汗水,鋼鐵意志,鐵血豪情。這樣一頭雄獅威名在中華大地顯赫了千百前,這樣一頭雄獅,有誰能夠打敗他呢HIFU超聲波拉皮技術,是一項全新的拉提緊膚、抗衰除皺技術。在治療深度上,電波拉皮只能作用在3mm的真皮層,而超聲波穿透力強,可精准定位地作用在真皮層和4.5mm的SMAS層;

瞬息萬變,滄海桑田,更何況千百年的時間。雄獅自認為眼光獨具,圈在自己畫的領地裏,回想著千百年前的威名,做著千百年前的夢,他實在想不到會有什麼生物膽敢冒犯獅顏。他自詡依然強壯,他以為爪子可以劃破鋼鐵,牙齒可以咬穿岩石,身軀可以抵擋火藥。卻不見尖爪已經被磨的腐爛,利齒嘣的破碎,健軀傷的透徹;他以為近處的小生物已被自己的吼聲震的服服帖帖,遠處的生物定會被威名嚇倒。

這樣一只獅子,思想在從前,軀殼在現實。千百年前他有夢想,百年前他還有夢想。僅僅是夢想而已,昂揚的鬥志在鬃毛中燒毀,殘缺的身軀已經不起折騰。一聲侵占的火炮聲,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來犯者的強壯,自詡的種種在入侵者的面前不堪一擊,他不斷退後——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,他慌了,他的夢碎了!他沉睡了!或許在“小生物”擦掉他畫下的領地時他曾流下悔恨的酒窖淚水。亦或在身軀逐漸被淘汰時,他也想過複興之路何去何從——他沉睡了!

他沉睡了,家園被燒毀,領地被瓜分,他緊閉的雙眼,不再含犀利的光芒;他沉睡了,他的子孫在流浪,在倒塌的廢墟裏哭喊;他沉睡了,眼角含著淚光,恍惚中聽見誰在呐喊,爪子布滿滄桑,輕聲顫動。他仍有夢想在兩條江河裏湧動,在神州大地上飄揚。風雨中似乎聽到它說:“不要哭泣,在廢墟中。緊握赤裸的拳頭,敲擊來犯的敵人吧!我們可以被打倒,但是絕不能被打敗!”他沉睡了嗎?

無數的子孫為了喚醒雄獅而前赴後繼,屢踣屢起,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絲毫沒有動搖他們的決心。一代又一代的拼搏讓雄獅更愈強盛,他沉睡了嗎?他仍有夢想,新生的鬃毛在風中飄搖,爪子雖然滄桑,但泛著黑色的寒光,他緊閉雙眼,眉頭深鎖。他是一頭偉大的獅子,絕不會容忍其它生物在自己的領地上伏臥。更不會讓自己的子孫陷於水深火熱之中而無動於衷。九十二年前,一個不起眼的呼喚,讓沉睡的雄獅內心顫動。他痛定思痛,虛心反省失敗,策劃成功。六十四年之時,一聲巨吼,他站起來了,帶著滿腔的悲憤和複興的決心,讓全世界的來犯者為之震驚,為了雄獅的崛起,他的子孫奮鬥了百餘年,百餘年的屈辱付之曆史。

“雄關漫道真如鐵,而今邁步從頭越”!他起來了,讓世界矚目,誰也不會想到一個曾經苟延殘喘的睡獅還能矗立在世界之巔,而偉大複興的夢想正愈來愈接近。百年的搬運服務屈辱讓獅子學會了不矜不伐、不驕不躁,他不再畫地為圈,揚揚自得。他不斷敲磨利爪,強健體魄,筋骨愈加強大,血肉愈加剛毅。誰敢來犯,必定讓他刻骨銘心。

二十年,他走過了需要上百年年才能走完的路,他的夢想不曾消亡,他的決心不曾改變。尋夢之路幾逢坎坷,有時他也沉思,伏在家園的高地,那有棵長青的老樹,他就靜臥在樹下,雙爪交叉搭在頭下,雙眼眯縫看著前方。遭逢的困難不曾使他陷入絕境——他是從廢墟裏爬起來的,受過山河破碎、家園失守的苦痛。這樣一頭獅子,有誰能夠打敗他呢?

而今,他已不再晃晃悠悠在黑夜中前進,摸著石頭過河;而今,他的領土結實牢固,家園日新月異,子孫幸福安康;而今,他胸懷理想、堅定信念,不動搖、不懈怠、不折騰,頑強奮鬥、艱苦奮鬥、不懈奮鬥。這樣一頭獅子,他風度翩翩,內柔外剛,獨立自主,自強不息。這樣一頭獅子,他以前有過很多個名字,但是現在只有一個——中華人民共和國。這樣一頭獅子,他以前有過一個夢想,現在仍有一個——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。

« 因為你是我的藍顏 | トップページ | 夏 雨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app.f.cocolog-nifty.com/t/trackback/1867891/51917908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雄獅:

« 因為你是我的藍顏 | トップページ | 夏 雨 »